, ,

waibaomm @ 2017.05.15,下午9:52

儿子的理想

 导读:往往远大的才叫理想,卑微的理想老叫人瞧不起,看了这篇文章,希望你我都回想起我们曾经的理想,那个没有实现的理想之花啊,虽然远大,却离我们那么遥远,如今,你我的理想都随光阴远去了。今天,让我们善待孩子的理想,远大与卑微都是美好的理想,为孩子的理想喝彩吧!学习这篇文章中的爸爸,他呵护了儿子那个最卑微的理想,如果是我们的孩子有这样的理想,你的鼻子是不是就会被气歪了。

我不怎么喜欢侍弄花草,但是儿子不随我,他常常被各种花草所吸引,所以每每在街上遇见有卖花草的摊子他就不愿意走,非得要停下来欣赏一番不可。

这不,星期日路过城南路口时,又见一花摊。儿子眼尖,就喊:“爸爸,去看花,去看花吧。”他蹿到花摊前,蹲下来看看这盆,闻闻那朵,很是投入。卖花的花匠是个40岁左右的男人,还带了一个大约10岁的男孩,想必是他的儿子。这孩子虽然年纪不大,可是卖花的水平却不低。见我们来到花摊前,小男孩抢在花匠前面招呼我们:“这些花可好了,闻着香,看着艳,买一盆放在家里吧。”儿子被这个男孩说动心了,不断地向这男孩问这盆是什么花,那盆是什么花。男孩不愧出身花匠之门,对儿子的询问都能做到对答如流,头头是道。不一会儿,儿子与男孩竟然一见如故般。男孩觉得儿子很“识花”,难遇知己似的,于是便自作主张说是要送给儿子一盆花。花匠当然同意。但我觉得花匠养一盆花不容易,于是想付钱,可花匠不收,我们推来推去,最后花匠只好说收半价吧,算是对孩子们刚刚建立起的情谊的褒奖。

我和儿子将那盆花弄回家,放在客厅的花架上。我觉得花一般,儿子却是越看越喜欢。突然他向我问了一个问题:“爸爸,等我长大,也跟花摊上的小哥哥一样去卖花,好吗?”儿子的发问,让我有些措手不及——儿子的理想竟然是去卖花!这样的理想境界着实不太高远,我可是期望他考上大学获个博士搞大事业的。

在地摊上卖花显然与做大事业距离太大。我下意识要拒绝儿子这般“低俗”的理想,然后给他灌输“伟大”的人生目标,但拒绝的话却没有说出口来,因为儿子的眼中满是期待——卖花是现在他心中最最美好的职业,如果我拒绝了儿子卖花的期望,不知道他会有多么伤心。

那天晚上,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个困扰——若我同意儿子长大了去卖花,这岂不是大大降低了儿子理想的标准吗?儿子现在就想象着长大了去卖花,那上大学读博士的大事业在他的脑海里还会有位置吗?他还需要好好学习吗?这样的困扰缠绕在我的脑海里,将我弄得不知如何是好。其实,我一点都不希望让儿子去卖花。

第二天上班,我的苦恼依然写在脸上。对桌的老刘问我怎么了,我便将儿子要去卖花的事情讲给他听。老刘听完哈哈大笑起来,笑过了,他郑重地告诉我:“不要为孩子小小的理想擅自评价。孩子自己做的决定才是最正确的答案。”“正确?我可是想让我儿子长大了做大事业的呀。”

“孩子的愿望很实际,你包容了,就等于在孩子脚底下铺了一块能真实奠基他成长的砖头。而家长的责任是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,给他的脚底下铺一块真实的砖头,而不是在他们头顶描绘那些空中楼阁。相反,期望孩子读博士干大事业的想法虽好,但这样的想法在孩子还显幼稚的脑海中却是没有根基的空中楼阁。空中楼阁很虚幻,除了让孩子徒生迷惑外,对于真实的成长却没有丝毫的推动力——当我们同意孩子去卖花时,孩子能获得实实在在的成长快乐;当我们强迫孩子将来干大事业时,孩子并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大事业。所以,你没有必要为此烦恼,因为你的包容无损孩子对生活的渴望,反而有助于孩子对现实中美好生活的真实追求。”

老刘的一席话让我大悟。我以前习惯了在儿子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给他描述“空中楼阁”一样的人生,却很少给他的脚底下铺垫一块实实在在的砖头。

回到家里,儿子又问我:“爸爸,到时候我就在小区里摆个摊卖花,行吗?”这一次,我肯定地对他说:“行,爸爸和你一起卖花。”儿子高兴得一下子跳起来,跳得老高——是啊,给孩子脚底下垫砖头的做法,才会让他跳得更高。

作为家长,要允许孩子有看起来有些“卑微”的理想,因为每一个“卑微”的理想,都是一块真实的成长的砖头,有了这样的砖头,孩子才会踏实地一步一个台阶地长大成人。